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年龄差

虽然总是“夏导”、“夏导”的叫,好像差了二十岁似得,但夏导生于1774年,按鲨生于1780年算,其实也没有大多少


马吕斯是如何坠入爱河的

马吕斯和古费,你们两个颜控!

摸鱼

93让和大E:您允许吗

曾经大家都绑着马尾


想看全员马尾

日常摸鲨

93鲨带着93让看星星,谈人生、谈理想

几天后让93让就只能一个人看星星了(逃)

悲惨世界2018.5.26西区repo

◆土伦
        狱警一开始站的东倒西歪,沙威快出现的的时候突然排成一排站的笔直。
        狱警时期沙威的制服好像皮衣,扎着宽腰带(腰线十分漂亮),带扣善良(有没有人画这身的小警察)。
        冉阿让说“我自由了”的时候沙威讽刺的笑了。
        (今天的沙威感情很丰富)
        冉阿让接黄票的时候沙威故意不放手,两个人拉扯了好一会儿。
◆主教家
        主教感情也很丰富,感觉是主动把阿让拉进家里的。
         阿让偷了银器被押回来感觉主教生气了,但是还忍着把阿让逃跑时撞到的椅子扶起来(掩盖犯罪现场)。
◆我是谁
         可以看到通往后台的门,左右各一扇,感觉好像摆在阿让面前的两条路(应该是巧合)
◆调戏芳汀
        巡街的警察之一是安灼拉的演员演的!金发漂亮,超配警服,太帅了!
        沙威一边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谁在何时何处看见了什么”一边抓住了一个想跑的妓女,好应词。
        芳汀抓着市长骂呢时候一个警员两次想上去把两个人分开,到都被沙威用警棍拦住了(为什么啊!市长先生放走芳汀你生气了吗!)
◆马车
        大家都在躲车,被车赶到一旁,只有沙威车倒了之后从另一侧出来了……还有工作要办才不停留早早的离开了吗。
◆法庭
         阿让自揭身份的时候小警察眼睛快速的忽闪忽闪,感觉完全愣住了,超可爱。
         和法官说话(大概是办商马第的适当手续)的时候阿让重开人群跑了,沙威没追上。
◆医院
         上次看沙威一下就被打趴下了,这次多你来我往了一会儿。
         先是沙威照着市长先生的头挥警棍,市长先生躲开了,并且从后面抓住了沙威拿警棍的手,反扭到沙威的身后,沙威挣扎了下,还用进一只手去推,推不开,被市长先生直接扔床上。市长先生径直走,沙威爬起来还想袭击(真敬业),被一肘子砸晕了。
         市长先生全程没用武器(椅子:我白被砸了)。
         反扭那一幕感觉胳膊真的会断,想到love is an old wound这篇文。
         中间小警察还用警棍舞了个花,超帅!
◆德纳第酒馆
         德纳第夫人贴得阿让超近,阿让小心意义挪头挪开。
          给了1000法郎德纳第夫妇不放人,把站起来想走的阿让吧唧一下按回椅子上(爆笑)。
◆巴黎—德纳第
         安灼拉初出场!黑色西装加马尾(沙威同款),帅、帅呆了(有没有大大画马尾安灼拉啊!)
         感觉今天马吕斯好嫌弃艾潘妮,整一个避之不及。
         沙威的黑色超长风衣超级帅!
         阿让穿了加立克外套!和书中的沙威同款(睹物思人什么的,有没有人写同人文啊)!
         “难道这个人是冉阿让?!”沙威的眼睛又开始扑闪扑闪(这就是鲨的思考表情了),感觉完全没听到一边的德纳第说了啥。
◆小星星
          伽弗洛什坐在一边。感觉这就是为啥街垒会被认出来。
◆ABC
          一开始安灼拉没理马吕斯,马吕斯硬要凑上去给安灼拉讲自己的恋爱感受(少年,你这是找批评)。安灼拉一脸温柔,老师教育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告诉马吕斯我们要干大事。
◆下一天
          马吕斯珂赛特互诉衷肠,安灼拉突然举着枪跳出来(感觉好像拆散情侣的电灯泡)
          伪装自己系国旗的沙威感觉一脸嫌弃。
◆街垒
         沙威正给安灼拉在地图上胡乱指点,伽弗洛什一戳穿他的身份整个人完全不动了(今天沙威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不行啊)。
        艾潘妮回来中弹继续被马吕斯嫌弃,感觉如果不是她硬拽着马吕斯马吕斯是不会抱她的……
         艾潘妮去世,大家都过来看,是格朗泰尔先发现的,安灼拉想去安慰被格朗泰尔阻止了(也许是觉得安灼拉不会安慰人?)沙威也被押过来看到了这一幕,感觉从这里开始沙威的内心就被触动了(不知道为啥)
        阿让出场,沙威一看到阿让就开始挣扎,还讽刺的笑着,一脸“我们又见面了”和“你果然会参与暴乱”。
         冉阿让准备放沙威,从背后给他割绳子。大概是先拽了一下绳子,沙威疼的叫了一声(……),不肯走,被冉阿让推倒在墙上,也吓的叫了一声(嗷呜一声好萌),整个人都在发抖,感觉在害怕,但又在努力镇定自己,冉阿让说“我放你不是为了让你当我”时沙威停止抖了,感觉是震惊了,然后沙威在冉阿让和他解释“我不怪你,你只是尽了你的职责”的时候三番两次想从墙上起来,都被冉阿让按回去(你还让不让人家走了!)(这里脑内飞过街垒后巷play剧情)
◆和我一起喝一杯吧
        大家在热安(?)的带领下开始唱歌。
        我觉得热安(?)ABC第二帅。
        格朗泰尔一边唱一边扑进了安灼拉的怀里,安灼拉的胳膊悬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才回抱了格朗泰尔(一看就没有拥抱的经验)(CP滤镜尖叫)
        格朗泰尔感觉是在问安灼拉“你就这样死了,你为大家奋斗,可是你看有人加入你吗,你后不后悔……不管你后不后悔我都不愿意你死”
◆街垒陷落
          弹尽粮绝,安灼拉挥动旗帜,格朗泰尔赶紧上去想要让安灼拉下来,安灼拉摔了下去,格朗泰尔爬上街垒顶端往下看了一眼,大概是看到了安灼拉的尸体,把酒瓶扔了出去,这个时候才加入战斗,为安灼拉报仇。
        总攻前马吕斯还抱了格朗泰尔和他道别,因为格朗泰尔艾潘妮死的时候安慰了他吗,都没见马吕斯抱别人。
        街垒陷落后沙威来了,带着哭腔,没找到冉阿让的尸体坐在街垒上、抓着头发(为什么哭呢,觉得街垒死了这么多人毫无意义(还是说觉得冉阿让可能死了(摘掉你的滤镜))),然后突然想到下水道,趴在地上嗅了嗅(福尔摩斯附体)使劲搬下水道只搬来了一道口(体力差距啊)
◆下水道+沙威自杀
         下水道再回沙威衣衫凌乱(跑的多急),整个人站不稳、声音也在颤抖,我觉得沙威已经有点癫狂了。
         冉阿让有了后有一段没有声音,演出事故吗?
         塞纳河边,沙威抓着栏杆,一边逛着一边哭,哭得超大声。
◆马吕斯与珂赛特
         珂赛特本来和马吕斯握着手,注意到冉阿让赶紧放开了,但是冉阿让主动把他们的手放在一起(啊,爸爸的心一定都碎了)
◆冉阿让去世
          天使芳汀就要握到阿让的手了,这时珂赛特跑开了。芳汀就暂时退到一旁,啊,好温柔,好悲伤
◆天堂大合唱
           又没有带小警察……
◆谢幕
            安灼拉和伽弗洛什互相敬礼,好可爱。
            沙威、阿让换人式拍手。
            阿让最后一个下去,一直在和大家挥手
◆SD
             大家卸了妆完全认不出来!又没有办法问,加上怂,如果不是前面的人告诉我现在在签名的就是沙威我就要错过小警察了!还拿到了阿让和安灼拉的签名,可惜错过了格朗泰尔(手工情侣照失败)。
        德纳第夫人的演员变温柔,说话很慢,和大家说了好久。而且和舞台上不同,好苗条。
◆PS
         换卡后要不要再去看一次呢……
       

(脑洞)侦查员先生很忙

由小警察的遗书几乎是封工作建议信想到,如果小警察寿终正寝的话:

侦查员先生抓紧时间给属下交代未办完的案子:证据、疑点、自己的思路……

这时候有个老伯过来,表示想见侦查员先生最后一面。最后一面,属下:“侦查员先生很忙,侦查员先生正在死亡”,拒绝了。

激情摸鲨

摸一只93鲨

向原著鲨和圣母院鲨吹嘘自家“觉悟高、样样精通、还没犯罪记录”的让的93鲨。

93让躲在一边想到自己前科被发现的未来瑟瑟发抖

@花鸟莫深愁 群鲨开会的画面实在太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