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The Ladybug:

福尔摩斯先生宣布死亡三十周年时,我想做一个关于他的专访。我找到华生先生,老人如今仍在221B独自生活。采访一路顺利,他头脑清晰,语言流畅,生动详尽地为我描述他与福尔摩斯先生相处的每个细节,好像那些令人血脉贲张的往事仅仅发生在昨天。
最后一个问题:“华生先生—我很抱歉,但是—对于福尔摩斯先生的死亡,您有什么感受?”
“死亡?”老人严肃起来,甚至有些愤怒,“你不了解他。他总是乐于,并且善于用起死回生的把戏捉弄别人。他怎么可能就这样一死了之呢?但他这次玩大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要照着脸给他一拳,并且余生再也不要和他说话了。”
我分明听见他的声音颤抖起来,然后,坚韧的华生先生,阿富汗战场的腥风血雨未曾使他落泪,而此刻他落泪了。

这个梗似乎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侵权删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