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福华/短篇甜饼】只因为你太可爱了(苏联福华)

九十又拾叁:

注:前世今生梗,现代AU,苏联版福华,华性转。
请自行避雷。
-

当福尔摩斯第一次看到那位小姐时,他就知道他终于找到他的包斯维尔了。
那是一位温婉美丽的女子,一头金发扎成麻花辫甩在身后,青色的眼睛明亮而有神,及膝的千鸟格连衣裙衬得她有种古朴的美感,她小心地走进221B,然后便听到一声巨响。
“什么?”小姐惊愕地向后退了退,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一位高瘦的男性从实验桌旁边站了起来。
那男子盯着她手里拿着的一瓶药剂,兴高采烈地向他们介绍:“这种试剂……喔,这位小姐是?”
他看到了她。
虽然样貌甚至性别都有所不同,但他知道那就是他的助手,他的朋友,他最好的最亲爱的同居者。
小姐歪着头朝他笑了笑,一如当年。小斯坦福在旁边介绍道:“这是琼(Joan)·华生小姐。这是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
福尔摩斯冲她点点头。
小斯坦福拍拍福尔摩斯的肩膀:“你上次说到是租的这间房子,但嫌房租太贵是不是?”
“简直贵得要命。”
“琼正好想租一间房子,只要她愿意就可以和你合租。”
华生看了看福尔摩斯,疑惑地问着:“可是,福尔摩斯先生是男性,但我要找的是一位可以负担房租的同居者……”
“小姐,没问题的,这里的两间屋子是对过的,都有独立的卫生间,我们能合用的只是客厅而已。”福尔摩斯放下烧瓶,做出一个挽留的姿态:“我的为人想必小斯坦福也告诉你了,也许我的生活习惯是奇怪了些,但我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吧。”
女子匆忙摇摇头,声音有些解释般的急切:“不不不,福尔摩斯先生,我并没有怀疑你的人格……
“你要不要先去看看屋子?”小斯坦福适当地打断了两人的尴尬,华生如临大赦一般赶快跑到楼上参观。
等华生进屋后,小斯坦福才意味深长地看向福尔摩斯:“你喜欢上琼了?歇洛克,我以前可没见你这么热情。”
福尔摩斯朝着华生的方向望了一眼:“谁说得准呢,朋友。”
是啊,喜欢,喜欢到就算经过了几世也无法忘记,终于找到他了,又怎么能放走呢?
华生一刻钟后才翩翩然地下来,似乎是很满意的样子:“我很满意,我想福……歇洛克说的也对,我明天就可以搬来这里。”
这不是福尔摩斯第一次听见华生叫他歇洛克,但每次听见这个名字,他都会莫名的雀跃。
“那我觉得我们应该说一下双方的一些习惯,这样好相处。”
“好的。”
“我是个老烟枪。”
“我会抽烟,但可能不会那么上瘾。”
“我会拉小提琴。”
“喔,这个我不会,但我喜欢欣赏音乐。”
“我会有很多客人。”
“我朋友不多,可能只有小斯坦福会来拜访我。”
“我还会做实验。”
“请便,只要能成功。
还和那时一样,一切都和那时一样。福尔摩斯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心情,他想到了很多,再加上这一次华生是女性,或许上一世未完成的遗憾这次也可以补上吧。
但他好像错了。
华生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似乎更加安静,更加不问世事,她知道福尔摩斯是侦探后,对于他的邀约也从不回应,甚至有时候会露出厌烦的表情。
福尔摩斯不知道华生为什么会这样,只是默默地想着人是会变化的。
有时候在晚上他拉小提琴,拉的难听了点华生就会穿着睡袍满脸怒容地冲下来打断他,即使他再拉几支她喜欢的曲子也无济于事。
福尔摩斯有客人来访,华生总是不太高兴似的站在一边,当客人希望华生离开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解释:“琼是我的朋友……”然后他就能看见他的朋友赌气般地跑上楼重重关上门,屋里传来一句:“他才不是我的朋友。”
但福尔摩斯觉得毕竟不是一个年代了,可能对方有点害羞也未可知。
直到华生提出搬走的那一天为止,他一直是这么想的。
华生在一次他办完案风尘仆仆地回来后盯着他看了许久,看得福尔摩斯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然后只听见一声叹息,这位小姐对他说,她实在觉得他不是一个好室友,她受不了他的种种坏习惯,她要搬走。
福尔摩斯发誓就算是当年五颗橘核案得知委托人遇害后他都没有这么慌过,他无法想象华生竟然提出要离开他,只是因为她讨厌他。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华生搬走的那天福尔摩斯坐在他的扶手椅里抽了一天的烟,尼古丁的味道弥漫在整栋公寓里,他忽然觉得人生好像失去了最明亮的那一点。
……
…………
………………
华生拉着手提箱在街上狂奔,路过的人纷纷侧目看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姐竟然不顾形象地奔跑。
但是华生已经无法在意这么多了,她实在,实在是已经无法忍受。
她的耳朵已经完全通红,而脸颊也是一样的热,她感觉自己马上就可以煎鸡蛋来吃。
怎么办,怎么办,他疲惫的样子,他精神抖擞的样子,他温柔地问我和不和他一起去办案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他,却又要离开吗?
可是,可是支撑不下去了,他为什么这么可爱,他明明对于自己的样貌并不上心,从以前都现在都是这样,但他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呢?
这种想法一直萦绕在华生的脑海里,她匆匆在贝克街旁边的宾馆里开了一间房,决定等自己冷静下来再另做打算。
“玛丽,嗯,我是琼,怎么办,我撑不住了。”金色头发的小姐坐在宾馆的床上打电话,手指绞着洁白的床单,她似乎将下唇咬到发白也缓解不了自己的紧张,“不行,我实在撑不住了,我没有办法这样一直装作不认识他。”
对面的女性柔声柔语地劝她:“那你怎么做的呢?”
华生挠挠头:“我……假装自己很讨厌他。”
对面似乎是笑了,玛丽颤抖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这都什么年代了,琼,就算你说你们上一世就认识,而且你还很喜欢他,你也不能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吧?”
华生气的想撂电话:“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行了,琼,回去告诉他你喜欢他。”
“可是……”
“这可是二十一世纪,我亲爱的琼。”玛丽卷着自己的头发开导自己傻傻的友人,她记得第一次遇到琼的时候,对方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后来两人成为了朋友琼才告诉她自己在上一世大概认识她。
虽然很扯淡,但……对于这第一次见面就能对自己了如指掌的琼,她好像不得不相信这一切。
后来琼告诉她自己似乎找到了上一世喜欢的人,她立刻帮她出谋划策,但她的计划里可完全没有这一条啊!
华生的声音忽然变的坚定:“是的,我要告诉他我喜欢他,谢谢你,玛丽。”
玛丽轻轻的笑了:“这种话就不用说了,加油喔!”
福尔摩斯心不在焉地办完一个简单到他认为苏格兰场都能解决的案子后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公寓里走,可是现在那里没有了华生,就算回去也没有意义。
但某种力量推动着他回去看看。
推开门,一股花香钻入他的鼻腔,他一边想着赫德森太太今天真是有心了一边推门进去,然后就看见穿着白色短裙的华生正在摆弄一束玫瑰。
……啊?
华生看见他疑惑的神情,似乎也不打算解释什么,她笑着迎上去,给了福尔摩斯一个大大的拥抱,这让福尔摩斯想起猎犬案里华生给他的拥抱。
“对不起。”华生将脸埋在他怀里,低声说,“歇洛克——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毕竟时过境迁了——我喜欢你。”

Fin.
这一对我只能写甜甜甜,苏花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评论

热度(37)

  1. 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九十又拾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