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福尔摩斯] 关于华生是如何卖掉他的诊所的

迈克罗夫特一点也不配合弟弟

叮铛小铃儿:

1898年的圣诞节,迈克罗夫特邀请我和华生去第欧根尼俱乐部共进晚餐。




用餐期间,我们提起了过去的几件案子,比如海军协定和希腊语译员,迈克罗夫特无意间提起我们的远亲弗纳医生忍受不了伦敦糟糕的空气和日夜不止的噪音,决定搬回乡下去了。




“弗纳?”正在用心品尝鹌鹑肉的华生突然抬起头,“之前买下我诊所的那位医生也叫弗纳。”




这会儿我猛的想起这档子事了,于是便说道,“此弗纳非彼弗纳,我们说的是福纳医生,发音拼写都略有不同。”




迈克罗夫特凝视了我一会儿,说道,“我想我们说的弗纳和华生大夫说的弗纳拼写和发音是完全相同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只笔,在纸巾下写下了弗纳的名字,问华生是不是此人。




华生点点头,接着怀疑的看向我,“真想不到这么巧,他们的名字居然正好相同。”




迈克罗夫特仿佛想起了什么,说道,“我们的这位远亲医生先前的诊所在肯辛顿。”




华生安静了一会儿,说道,“我之前的诊所就在肯辛顿那里。”




空气尴尬起来。




迈克罗夫特的目光扫视着我们俩,装出震惊不已又恍然大悟的模样,在我看来,他装得一点也不像,但华生显然相信了他的表演。




迈克罗夫特好像还怕华生看不透真相一样,故意还不敢置信的说道,“别告诉我是你付钱让我们的远方亲戚弗纳买下华生医生的诊所的,夏洛克!”




华生盯着我说,“当时我迟疑着到底要不要卖掉我的诊所,于是漫天要价,没想到那位弗纳医生居然一口答应下来了。”




我低下头,突然觉得厨师今天做的牡蛎特别鲜美,猛吃了几只。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夏洛克 · 福尔摩斯先生。”华生说。




我感到耳尖烧了起来,于是便轻声道:




“我可离不开我的鲍斯威尔。”






————THE END—————






来自原著的摘抄:





行文至此,福尔摩斯回国已几个月了。我应他的要求,出让了诊所,搬回贝克街我们合住过的旧寓所。有个姓弗纳的年轻医生买了我在肯辛顿开的小诊所。当时我漫天要价,他竟二话没说,花了大价钱成交了这桩买卖,这事大出我的意料。几年以后,我发现弗纳是福尔摩斯的远亲,钱实际上是他筹措的,才恍然大悟是怎么回事。


    


                                     ---------出自《诺伍德的建筑商》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