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维塔沙》

木树森林:

原文出自俄语新闻网站2010年的一篇报道http://www.fontanka.ru/2010/07/19/154/,说为了庆祝著名演员瓦西里·利瓦诺夫75岁生日,圣彼得堡出版社将出版他的两卷文集。除了已经公开发表过的内容外,文集内还包括一篇此前从未发表,写给已故挚友维塔利·索洛明的回忆性散文。随后附的就是这篇散文的节选。我译的就是这个节选内容。首相声明一下我没有翻译授权,我想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吧。另外我不懂俄语,是通过机译俄译英(谷歌翻译,俄译英比俄译中质量高)然后再转译的中文。不能保证精确,但我尽力了。


 


《维塔沙(节选)》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


******


一些人死后他的言行也随之消逝,但我最挚爱的密友维塔利·索洛明,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的良心,有关他的一切唯有我离世时才会随我而去。


 
我叫他维塔沙,因为他妻子这么叫他。成为好友后,在访谈中他也经常谈到我,我们的友谊——那些报纸、杂志、录像带我都有收藏——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试镜时我们初遇,在接触过程中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瓦夏非常有品味,我也相信他的眼光。你很少遇到一个能准确评价你作品的人,任何观众都能说出‘喜欢’或‘不喜欢’,但没有几个人能准确说出他们为什么如此。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瓦夏博学多才,我可以就很多方面征询他的意见。在我印象中,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 


我们认识的第一天,我给了维塔沙一本《青年》杂志,上面有一篇我写的《我最爱的小丑》【《我最爱的小丑》在线阅读http://booksonline.com.ua/view.php?book=61417】。他很快就将他的演员册回赠给我,并附了他的赠言:“亲爱的瓦夏!很高兴认识你。最重要的是,从你的故事中我了解到了你。你忠实的维塔利,1979年7月17日。” 


当《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紧张拍摄之际,维塔沙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提议:将这个他所喜欢的故事改编成舞台剧。“我会出演哦,扮演你的主角,”他保证道。这真的实现了:我写了一个剧本,他饰演了剧中的小丑。对于这次共同合作,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谈到:“整场演出都非常瓦夏。瓦夏可是个童心未泯的人,虽说性格坚韧,但也有不同的一面。”【这部戏上演时据说非常火爆,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票。另外,小花说瓦夏“童心未泯”也不是泛泛之言,瓦夏出版过童话故事集,执导过动画片,为大量优秀的动画片配过音。】



我特别喜欢逗维塔沙开心。 


他总是先憋着笑,然后一下子就憋不住了。他的笑总能感染我,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发自肺腑,笑出眼泪。 


《我最爱的小丑》首演后,我给他打电话: 


“你家里有大椅子吗?” 


“有啊,”维塔沙说。“怎么了?” 


“你搬一把到小剧院去。我要用。”【莫斯科剧院分大剧院和小剧院。大剧院演芭蕾舞和歌剧,小剧院演话剧。小花是小剧院的演员。】 


“……干嘛?” 


“我要坐在Александром Николаевичем Островским旁边。”【俄罗斯著名剧作家,莫斯科小剧院外立有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的铜像。】 


可惜当时我们通的是电话,我没法亲眼看到他笑。在《维塔利·索洛明》这本书中【小花去世后出版的纪念性书籍】,他小女儿也说:“瓦夏叔叔总能让我爸笑,即使他心情不好,但只要瓦夏叔叔一个电话打来——就能听到我爸在笑了。”



我们的家人也是朋友,我的妻子莱娜和他的妻子玛莎【小花的媳妇也叫玛丽】。孩子们,我的大儿子和他的大女儿。1984年,我们还同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仅仅相隔两周,我的小儿子和他的小女儿。熟悉的不熟悉的都一脸认真地问我们: 


“你们合谋了吧。” 


我们就一起恶搞,装出神秘脸,目视远方,微笑……回答说:“不错!” 


虽然“合谋”一说挺蠢的,当真就更蠢了,但它却让我们受宠若惊。 


他曾给我一盘录像带,是关于他在采访中提到的我们家的话,没能播出被电视台剪掉的那一部分:“来到瓦夏的乡间别墅——莱娜,瓦夏的妻子,最有才华的艺术家【瓦夏的媳妇是搞动画的】……她什么菜都会做,美味又丰盛……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有一次我们围坐在桌旁,整整5个小时除了大笑外我一个字都没说。瓦夏知道各种各样的事——这真是上帝的礼物——你可以听个没完。你到那儿,发现瓦夏正在应某人要求编个有趣的故事,他看着对方,即刻一个完整的故事就有了……在那儿什么都可以谈……这不是瞎编,在他家里你可以坐上一整天。”



在《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1979-1986)》拍摄结束后,我们着手组建“侦探”剧院。这个想法源自我的老友,作家Юлиану Семенову,他从克里米亚打来电话:“你不干以后就没机会了!我会帮你!”维塔沙也喜欢这个想法,对方从克里米亚赶来,他们也结识了。 


从此我开始奔走于各部门:苏共zhong yang委员会,内务部,文化部……联络有经验的朋友,和guan僚体系作斗争……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总之,1988年莫斯科实验剧院“侦探”成立! 


当然,维塔沙他得演。一部侦探剧,法国作家Робера Тома的《陷阱》【小花在这部剧中扮演“伤心的侦探”】。剧本经常随演出而变化,我们的剧院是前苏联第一家企业化管理的剧院,因此被称之为“实验性的”。我们进行各种尝试,演出很精彩,剧场座无虚席,观众的掌声也不喧哗。不过我并没有和维塔沙同台过,只是从事导演工作【瓦夏担任了剧院的艺术总监】。自然,大家想重返旧时光,上演柯南·道尔的作品,甚至从列宁格勒制片厂买来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服装。虽然最终没能实现,但戏服还是帮我们赚了些钱【1987年小花离开小剧院帮瓦夏组建“侦探”剧院,1989年重返小剧院】。由于我们塑造的福尔摩斯形象深入人心,我们还一起接拍了Вико的广告,就是卖“奔驰”的那个。我们赋予了广告创意性内容,而不仅仅是向观众推销。他们先后拍了6条都非常棒,后来要不是公司倒闭,老板跑到国外去,他们还会拍更多。【这指的是90年代初两人合拍的汽车广告,“公司关门,老板跑路”指的是1992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的大萧条。另外补充一点:1994年瓦夏主演了小花编剧并执导的第一部电影,这也是小花生前执导的唯一一部电影《狩猎 Охота (1994)》。】 


1992年我们的“侦探”剧院也被摧毁了【这段不译了,讲的是苏联解体天下大乱,剧院的房子被占,被迫解散的事】。这就是剧院的命运,不过我们仍然成功创作了一部剧,与著名的艺术家一起在全国15个城市巡演。我写这些,是因为这是我和维塔沙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我们友谊的又一个明证。我们在第一次试镜时初遇,不知什么原因,此前我从未看过他的电影,只是在电视上看过他演的《Не всё коту Масленица》【这是部喜剧,又唱又跳的那种】。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可塑性上。他跳得有如神助,这是一件特别的礼物,没准他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员。主对他非常慷慨,给他的职业赐予了天赋……而他没有擅用这种天赋,仅是完善了它,这非常重要。【这里必须吐槽一下瓦夏:既然小花演的电影你之前都没看过——70年代小花其实挺红的,主演的《西伯利亚之歌》在1979年他们相遇当年更是获得了戛纳评审团大奖——小花怎么说最初喜欢上你愿意跟你交朋友,是因为你能准确评价他的作品呀?(瓦夏说:我当天晚上恶补的不行吗?)这可真是命运的安排。】


我意识到既然由他来扮演华生,开拍之际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建立互动。我们要在生活中成为朋友,并将其展现在银幕上——友谊。否则表演岂不沦为一门简单的手艺。事实证明,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特别是在艺术理念上,认同什么,反感什么。这是我们关系的基础,对维塔利来讲尤其如此,他可是个挑剔、择友严格的人。我们开始互相了解,珍重对方。对我来说,我们友谊的高度是在拍摄的旅途中形成的:七年间,我们共同辗转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通常还在一个车厢里。我注意到我们相处时非常安静。不过真的没必要一直担心。这种安静的氛围非常友好,和谐,给繁忙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慰藉。【小花是个内向、沉默寡言的人,和媳妇在一起都有几个星期不说话的时候。】



维塔沙总是排斥不公正,待人接物也不够圆滑,许多人因此认为他不合群。其实他并不是有意和某些人保持距离,对于业已发生的人和事,出于不言自明的原因我也想回避。可这些就被人认为是“傲慢”,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要想进入他的世界,就必须和他有许多共同点。真正地爱艺术,理解艺术——那些他一直思考,与其职业素养相符的内容。成功当然重要,但我认为与外在的成功相比他更看重内在的自我评价。不欺诈,不逢迎,忠实于艺术本身。他对自己要求相当严格,时间表排得满满的。电影、排戏同时进行,还要兼顾教学。这给他的心脏带来沉重的负担……这是过劳。去世前他的工作异常繁重。我不知道,也许他有预感——要快,争分夺秒,追求完美,在艺术上追求极限。《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是表演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他自导自演掌控了整个演出。那是属于他的谢幕,最后一次扮演克列钦斯基,他的最后一个角色。【2002年4月23日小剧院上演《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时,维塔利·索洛明于舞台中风,5月27日去世,享年60岁。】 


我观看了他的所有演出,他邀请我去彩排现场并加入他的彩排,陪他一起考核VGIK【莫斯科电影学院的入学考试】。他听取我的意见,他信任我,把我当成护身符般的存在。“我和你一起做过的一切都成功了,”他说。无论大事小情,他都向我咨询。我们一起和心爱的妻子随小剧院到意大利旅行,躺在没有窗户的船舱里坐船回家。在一片黑暗、上下铺四个床位的封闭环境中,没有真正的友好是无法和睦相处的。以此检查太空舱内宇航员间的心理兼容性没准能行。人们说,理想中的友谊是不存在的。但它就存在于我身边。完美。



1986年,写真集《苏联电影演员——维塔利·索洛明》准备出版,维塔沙请我为这本集子配文。我写道:“身为小剧院的主演,经常被邀请出演电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维塔利·索洛明竟然收到……雕塑家的邀约。没错,雕塑家会要求其摆好姿势绘制肖像。难道要以此塑造演员在生活中的形象或扮演过的角色吗?不,一点都不。雕塑家正在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雕刻一座巨大的纪念碑。纪念碑的中心人物是俄罗斯士兵,不是在舞台上、银幕上,而是在青铜上,由演员和雕塑家一起来创作。令人惊奇,不是吗?但对那些熟悉和喜爱维塔利·索洛明作品的人来说,对这样的邀请或许并不会感到惊讶。” 


“人们说,外表是会骗人的,演员的外表更是如此……但维塔利·索洛明的外表却如此真诚,让人立刻倾向于信任他。因为他的外表恰好反应了他的本质和他所饰演的正面角色的特点——可靠性。这种迷人的特质,体现在一名男演员身上,可能会首先引起“女性电影”导演的关注,随后是评论界【小花早年的成名作《女人们》、《姐姐》都是女性占主导的电影】。这种可靠性源自何处?我想,心怀希望实现希望,首当其冲。英雄维塔利·索洛明,如此不同,而被赋予女性之名的“希望”更承载着永恒与光明【“索洛明”有“希望”之意,而“希望”一词又属于俄语中的阴性词(?)】。这位艺术家从不重复自己,他塑造的人物、揭示的性格丰富多彩。帮助导演展现才华……在远离演出、排练以及家中琐事一段时间后,身处雕塑工作室的艺术家开始变得担心,站了起来……一顶老兵帽,柔软发白的头发,翘鼻子,阔鼻孔,总是意想不到的、狡黠迷人的微笑,异常专注、略带忧郁的眼睛。”【站在审美的角度以画家的眼光为基友的写真集配文(瓦夏早年学的美术专业),瓦夏或许是第一人。】



我60岁生日那天,朋友在我别墅拍摄的录像带保存了下来。片中维塔沙向我祝酒:“你是如此果断彻底地闯进我的生活!随后我发现,多年来这个人,是我无论在表演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信赖的……更何况,你比谁都爱夸我(笑)……我爱你的家人!祝你长寿!因为我真的需要你!”


我也真的需要你,维塔沙。永远。即使你不在我身边。




附:【(前苏联版)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相关资料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0839-1-1.html

评论

热度(357)

  1. 泉镜花木树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友谊地久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