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今天才知道冉阿让时代的法国,一但进监狱,终身是囚犯,黄票拿再久也没有真的刑满释放的一天,音乐剧鲨“once a thief, forever a thief”不光是他个人的想法,更是社会现实,也难怪小警察要跳河,这种想法下鲨不光信仰崩溃,还觉得自己要么永远法律意义上有罪,要么道德意义上有罪吧——总之没救了

小警察跳河的锅那个时代的法国要背→_→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