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古费让人费解的行动

进入玻璃厂街,他们从古费拉克的门前走过。

“正好,”古费拉克说,“我忘了带钱包,帽子也丢了。”

他离开队伍,三步当两步地跑到他楼上的屋子里。他拿了一顶旧帽子和他的钱包。他又从一些穿脏了的换洗衣服堆里拿出一只相当大的、有一只大提箱那么大的方匣子。他跑到楼下时,看门女人叫住他。


打仗呢,古费,你拿钱包和帽子做什么!强烈怀疑箱子里装的是不是换洗衣物。

你是“君子死,冠不免”的子路吗_(:з」∠)_

评论(1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