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古费让人费解的行动

进入玻璃厂街,他们从古费拉克的门前走过。

“正好,”古费拉克说,“我忘了带钱包,帽子也丢了。”

他离开队伍,三步当两步地跑到他楼上的屋子里。他拿了一顶旧帽子和他的钱包。他又从一些穿脏了的换洗衣服堆里拿出一只相当大的、有一只大提箱那么大的方匣子。他跑到楼下时,看门女人叫住他。


打仗呢,古费,你拿钱包和帽子做什么!强烈怀疑箱子里装的是不是换洗衣物。

你是“君子死,冠不免”的子路吗_(:з」∠)_

关于“阿波罗”这个绰号是谁起得

 古费拉克......象帕尔特人射回马箭那样,在逃走时射了个绰号。由于那小姑娘的裙袍和那老人的头发给他的印象特别深,因此他称那姑娘为“黑姑娘”,老人为“白先生”


"布贡妈——古费拉克给戈尔博老屋的看门兼二房东兼管家老妇人的称呼,她的真名是毕尔贡妈妈,这我们已经见过,而古费拉克这个冒失鬼对什么也不尊敬"


“有一个暴动者,我听见大家叫他阿波罗。”


虽然同人一般都写“阿波罗”这个绰号是大R起的,但古费才是ABC中爱起绰号的人,也许阿波罗是古费带头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