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悲惨世界1978删减画面,市长扛大车和小柯照顾小马

年龄操作:

某少年犯在土伦对副典狱长一见钟情,励志当市长让副典狱长当自己手下,最终得偿所愿

@Riverdeadbank 93 的梗

神秘的银烛台魔法使

白天是受人尊敬的马德兰市长,但每当夜晚降临,就会悄悄进行阻止犯罪、送温暖等活动,是星星魔法使沙威的最大敌人(鲨: 这是私人执法,是违法的,是破坏秩序的!)

工人装是为了不被认出来进行的伪装

@Riverdeadbank 93 让叔的新人设

继续摸鲨

幼鲨想要当警察,但是碍于年龄小、营养不良,体力跟不上,作为编外人员还被犯人欺负,这时候,被鲨鲨正义之心感动的警棍精灵出现了

使用警棍精灵的力量,变身星星魔法使的鲨(马尾会变长)

“代表法律逮捕你”

梗来自 @Riverdeadbank 93

悲惨世界伦敦180723repo: 新的、和以前未发现的萌点捏他

小警察土伦初登场身后带着两个警员

马德兰市长真的是从打开的工厂大门进来的,进来拿了账本就走了(终于知道市长先生来工厂是干嘛的了)

芳汀“come on, Captain”是对着一个路过的警员唱的(脑补不知道小警察为人或者喝多了的芳汀勾引鲨(ME 找一切机会给小警察添堵))

鲨抓芳汀出场时又是身后左右各站着一个警员

本来芳汀都给架走了,市长先生一出现立马留给架回来了;市长先生让人把芳汀送医院一个警员立刻就把芳汀抱走了(鲨鲨不要面子的吗,侦查员的威严呢!)

医院市长一拳把鲨鲨仰面打在地上(迷妹尖叫: 你竟然打小警察的脸!)

因为买的山顶票,转场时看得到有人搬医院的床,不知道是不是小警察(是的话太惨了)

老板摸了三个人屁股,全嫁祸给第一个进来的客人了,客人挨了三巴掌

一个客人吐了,呕吐物被老板拿去做了派……

老板娘吐槽自己丈夫的时候喝高了,拿着叉子一直戳盘子

让叔来接小珂的时候老板呼呼大睡叫不醒,老板娘就直接把椅子抽了

大E光顾着唱歌,一堆人伸手给他要传单,他捏在手里就是不给人家2333

小马不理小E,一心给一个不识字的流浪汉讲传单,明明小E也是个书拿倒了的主,为什么不给小E讲讲呢(大E唱完就走了,你也留下来讲讲啊(脑补小珂撞到了大E,一场单相思))

小警察勇救老逃犯,鲨鲨又带着两个警员

马吕斯勇当目击证人!
鲨: 谁看到怎么回事了?!
小马举手
鲨: 那位先生(和小姐)怎么不见了?!
小马一看也从同样方向跑掉了
(小马你只是为了在小珂面前耍帅才自告奋勇跳出来的吧!受害者不见了目击证人也不见了求鲨鲨的心理阴影面积)

除了小马ABC聚齐时大R在拿着瓶子给一个人灌酒,大E唱“别让酒精冲昏了你们的头”的时候看着大R,大R一脸无辜(毕竟都给别人喝了,这个背锅的倒霉人是谁2333)

小马唱一半跑回去扒栏杆的那句是“i am doing everything wrong”,原来这里小马是怂了想跑2333

小珂: 我看到三个人
让叔: 一定是沙威!
(一定是小警察总是讲究场面带两个人,被让叔误会了)

One day more,小马最终决定和ABC一起出生入死离开珂赛特加入街垒队伍时大E楼了他一下还点了点头,巴黎街头发传单也是小马大E一起,看到了E马同人的可能

小警察站在一边,唱完走进了街垒的队伍里,那个皮埃特街加入的人

小警察表示自己能探听情报,大E给了他一支枪还拍了拍他肩膀(我不吃E鲨)

小警察回来爬街垒大E把他拉上来还帮忙拿枪(我真的不吃E鲨)

大R发现小E要死了的时候和围坐在桌子边的姑娘调笑了半天然后拿走了座子上的酒瓶(我怀疑这才是主要目标)

绑鲨的时候鲨没穿外套(鹅黄色马甲超级亮眼帅气),这届街垒团竟然扒了鲨鲨衣服!(好了,有没有人写让叔搜鲨鲨身的pwp)

Drink with me,大R抱了E,E也毫无犹豫直接回抱了回去,啊喂,这是不是太直接了!抱完大E就把R酒瓶拿走了(爆笑)

发现没子弹了翻箱倒柜找子弹的人是古费,毕竟拿帽子和钱包顺手拿了装子弹的箱子的人是古费

大E让大家睡觉休息的时候有姑娘枕小伙子、小伙子枕姑娘腿的温馨画面

枪火是照明灯打出来的特效

可以看到开炮前鲨鲨就站在街垒后面待命了(爆笑)

看到大E小心翼翼在街垒背面往下爬

小警察爬街垒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正好看到大E倒挂的尸体(我、E鲨……吃了!)

小警察的警棍,从土伦用到巴黎,陪伴鲨鲨最长久,但是小警察重新上街垒换上全套制服没有带警棍,制服扣子也没扣,应该已经动摇了

街垒转过来的时候可以看到牺牲的众人纷纷站起来(出戏)

鲨跳河这一幕,动作和灯光配合的特别好,真的有被河水卷走的感觉,以前看这里只想笑(但是大家都没有鼓掌,这场大家鼓掌特别勤快,为什么跳河歌不鼓掌呢!我因为太悲伤了吗!)

空桌椅小马看到的ABC幻觉,大E旁就站着大R,看到拥抱那一幕成了小马脑中CP了吧(空桌椅也悲伤你们却鼓掌)

谢幕时小警察出来大家鼓掌特别响,怨念稍微消解

总得来说表演的不太好,不是动作和感情不配合就是动作和节拍不配合(老板、老板娘和小警察跳河除外),唱的有几个地方感觉有点像念白,毕竟新卡,期待以后会很好

古费让人费解的行动

进入玻璃厂街,他们从古费拉克的门前走过。

“正好,”古费拉克说,“我忘了带钱包,帽子也丢了。”

他离开队伍,三步当两步地跑到他楼上的屋子里。他拿了一顶旧帽子和他的钱包。他又从一些穿脏了的换洗衣服堆里拿出一只相当大的、有一只大提箱那么大的方匣子。他跑到楼下时,看门女人叫住他。


打仗呢,古费,你拿钱包和帽子做什么!强烈怀疑箱子里装的是不是换洗衣物。

你是“君子死,冠不免”的子路吗_(:з」∠)_

冉沙童话:魔法缎带(灰姑娘)

#渣文笔警告#

#无责任发糖#

--------------------------------

“有一个可怜的孩子,他的名字叫沙威。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都去世了,他在世上也没有别的亲人,于是他进了孤儿院。


“孤儿院的院长和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别有用心的人。他们把孤儿院的小孩当奴隶一样使用。孤儿院的孩子们不但得不到照顾,而要起早贪黑的干活,这些活儿除了孤儿院里面的,还有一些院长从外面找来的,赚的钱全都进了院长和他的手下的腰包。


“沙威想离开孤儿院,到外面自谋生路。他给孤儿院提过一次,但院长说:‘不行,你还欠着我钱呢。’孤儿院的孩子们必须挣自己花销,而院长把每项的价格都定的虚高,比如一顿饭要价八个苏,实际上却只有清可见底的一碗粥,还有其他各种见缝插针的费用,这样算下来,沙威在孤儿院起早贪黑的干了四年,反欠了一百法郎。


“沙威是个正直过了头的人,明知院长是漫天要价,但他在还清钱之前是不会离开的。他想出去打工,可他白天还有活要干不能离开孤儿院,晚上又没有招工的地方。


“有一天,沙威在从干活的工厂回孤儿院的路上,听到两个人议论镇子那头新开的工厂:


“‘真是怪事,那家工厂的厂主竟然不要八岁以下的孩子,真是怪事。’


“沙威觉得可惜,可又一想有什么分别呢,工厂是不在夜里开工的。哎,如果自己能快快长大、并且有办法在夜里工作就好了。沙威对着星星祈祷。


“这时突然有一颗星星落了下来,穿过窗杆,变成一个带翅膀的小人*停在沙威面前:‘我是星星的精灵,我听到了你的祈祷,你是个纯粹正直的好孩子,我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吧。’


“小精灵拿出一条深蓝色的缎带递给沙威,缎带上有用金线绣成小星星图案的饰边。


“‘只要系上这条缎带,你就能立刻长大,就可以去镇子那头的工厂打工了。不过你要记住,缎带的魔法只在星星在天上时有效,所以你一定要在太阳出来之前回来。’


“沙威系上缎带,立刻变成了十六岁的少年模样,有着高大强健的体格和长长的金发----缎带就束在长发上行程一个马尾。变高大的沙威轻松翻过了孤儿院的围墙----因为孤儿院的围墙很高,院长觉得不可能有孩子翻墙逃跑,大门又总有人守着,是以这里竟没有夜晚不许出门的规定----跑到了镇子那头的工厂。


“工头原不想收下沙威,因为沙威表示自己希望只在有星星的时候工作,太过古怪。幸好这时马德兰先生来了,他是工厂主,也是个很好心的人,表示愿意收下沙威。


“‘可是马德兰先生,照明费怎么算呢?’ 工头抗议道。


“‘我不需要蜡烛,也能干活。’沙威说。在星星的帮助下,沙威在夜里也能看清东西。


“就这样,沙威每天在星星出来的时候系上缎带、翻出孤儿院,跑到马德兰的工厂里做工,在星星隐没之前,跑回去。沙威学习的速度很快,加上天生的严谨,他工作的效率比其他人高很多,他又十分刻苦,可以一连赶上六个小时连口水也不喝,是以他很快就赚够了一百法郎。他把钱都存在马德兰先生那里,说好等赚够一百法郎一次性取出来。“天越来越冷,夜晚也越来越长,就在沙威赚够一百个法郎的夜里,他竟忘了时间,因为天还黑着,快要七点钟了才想起来要赶快回孤儿院里,他今天要给院长端水呢。


“沙威赶忙往回跑,和来视察的马德兰先生撞了个满怀。看沙威这么赶,马德兰想叫住他问问出了什么事、有没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帮上忙的,却只伸手拽掉了沙威的缎带。

“沙威跑回孤儿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他没办法翻进去,而且院长已经发现他不见了,正在大发雷霆。沙威被关了紧闭。


“那天之后,马德兰先生变得越来越郁郁寡欢。一方面,他担心沙威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所以不再出现;另一方面,沙威存在自己这里的钱,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沉重,他总觉得自己没有付出足够的努力寻找沙威,是以好像抢劫了这个孩子一百法郎似得。他开始逢人便说:‘我欠着那个孩子一百法郎的钱呢。’


“这件事在整个镇子上传开了。沙威在马德兰的工厂里并没有报上姓名,所以唯一的线索只有那条缎带和缎带扎起的金色马尾。许多人都想要着一百法郎,纷纷跑到马德兰先生那里去,可无论谁用这条缎带扎起马尾,都没有沙威好看。”


“孤儿院院长也想要这笔钱,他选了个身量样貌和传闻里差不多的男孩送到马德兰先生那里去,这个孩子被退回来了,可却让一直关在孤儿院里的沙威知道了马德兰先生的近况。


“‘那先生看上去难过极了。’


“沙威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哪怕冒着真实年龄被拆穿、再也不能打工、一辈子待在孤儿院的危险,他也要去找马德兰先生表明身份,不是为了那一百法郎,是为了让马德兰先生免于痛苦。


“沙威现在只负责劈柴。劈柴在后院进行,那里的围墙有一块砖松动了。沙威每次干活时就和他的朋友用石片和木板一点点撬。孤儿院的人都觉得沙威不会有朋友,谁知道他们派来监视沙威的恰恰是他的朋友。撬完后,他们会把劈好木板堆在墙边做掩饰。


“几天后,墙终于撬出了一个足够小孩子钻过去的洞。


“沙威跑去找马德兰,他把一切都说了,马德兰先生当然不相信什么魔法,但是沙威纯洁无垢的大眼睛打动了他,于是鬼使神差的,他同意沙威试试。
“沙威系上缎带,立刻变成了马德兰先生认识的那个美少年。


“‘先生,我得回去了,我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偷偷跑出来的,他被发现了的话会受罚的。我来不是为了找你要钱,这钱是我非法打工弄来的,我不该要,我来只是不想看你这么痛苦,你什么都没做错。’


“‘你说的孤儿院是怎么回事?’


“原来马德兰先生竟然是孤儿院最大的赞助人。他之前一点也不知道孤儿院院长虐待儿童的事。马德兰先生撤换了孤儿院的管理人员,并且以后每个星期都到孤儿院去看一看,至于沙威的欠款,自然也是一笔勾销了。他赚来一百法郎,马德兰先生坚持要给他,因为在魔法的帮助下,他工作的时候‘确实有十六岁‘’。


“面对突然到手的一笔巨款,沙威不知所措。


“‘你干嘛不去读书呢?’马德兰先生建议到。


“后来,沙威在马德兰先生的赞助下,读了会计,毕业后,成了马德兰先生的好帮手。”


冉阿让写的睡前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从故事中途,珂赛特就一直盯着自己的发带看,于是侦查员沙威决定续上一段:


“魔法发带后来被好好地收在一个小盒子里,无论是马德兰先生还是会计员沙威,偶尔看见它的时候还能回想起这段故事。但是,暂时没有人再需要它了。“这个故事很精彩,有魔法,有精灵,有善举,尽管有些不够合理。因此,让我们说,它的结局应该回到正轨。”侦察员沙威轻轻吐出这些话。“所以书记员沙威扎的发带和侦察员沙威头上的一样普通不过。”**



*.星星精灵:夏布耶(役)

**.这一段是 @花鸟莫深愁 大大写的


…...

.......

.......

至于后来,冉阿让送给沙威的第一份礼物、有着相同图案的蓝色缎带,会不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被拿出来却又没有收好、被想要变成大人的珂赛特看见、勾起她对与魔法缎带这个故事的回忆,我们不得而已。


关于“阿波罗”这个绰号是谁起得

 古费拉克......象帕尔特人射回马箭那样,在逃走时射了个绰号。由于那小姑娘的裙袍和那老人的头发给他的印象特别深,因此他称那姑娘为“黑姑娘”,老人为“白先生”


"布贡妈——古费拉克给戈尔博老屋的看门兼二房东兼管家老妇人的称呼,她的真名是毕尔贡妈妈,这我们已经见过,而古费拉克这个冒失鬼对什么也不尊敬"


“有一个暴动者,我听见大家叫他阿波罗。”


虽然同人一般都写“阿波罗”这个绰号是大R起的,但古费才是ABC中爱起绰号的人,也许阿波罗是古费带头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