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年龄操作:

某少年犯在土伦对副典狱长一见钟情,励志当市长让副典狱长当自己手下,最终得偿所愿

@Riverdeadbank 93 的梗

继续摸鲨

幼鲨想要当警察,但是碍于年龄小、营养不良,体力跟不上,作为编外人员还被犯人欺负,这时候,被鲨鲨正义之心感动的警棍精灵出现了

使用警棍精灵的力量,变身星星魔法使的鲨(马尾会变长)

“代表法律逮捕你”

梗来自 @Riverdeadbank 93

冉沙童话:魔法缎带(灰姑娘)

#渣文笔警告#

#无责任发糖#

--------------------------------

“有一个可怜的孩子,他的名字叫沙威。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都去世了,他在世上也没有别的亲人,于是他进了孤儿院。


“孤儿院的院长和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别有用心的人。他们把孤儿院的小孩当奴隶一样使用。孤儿院的孩子们不但得不到照顾,而要起早贪黑的干活,这些活儿除了孤儿院里面的,还有一些院长从外面找来的,赚的钱全都进了院长和他的手下的腰包。


“沙威想离开孤儿院,到外面自谋生路。他给孤儿院提过一次,但院长说:‘不行,你还欠着我钱呢。’孤儿院的孩子们必须挣自己花销,而院长把每项的价格都定的虚高,比如一顿饭要价八个苏,实际上却只有清可见底的一碗粥,还有其他各种见缝插针的费用,这样算下来,沙威在孤儿院起早贪黑的干了四年,反欠了一百法郎。


“沙威是个正直过了头的人,明知院长是漫天要价,但他在还清钱之前是不会离开的。他想出去打工,可他白天还有活要干不能离开孤儿院,晚上又没有招工的地方。


“有一天,沙威在从干活的工厂回孤儿院的路上,听到两个人议论镇子那头新开的工厂:


“‘真是怪事,那家工厂的厂主竟然不要八岁以下的孩子,真是怪事。’


“沙威觉得可惜,可又一想有什么分别呢,工厂是不在夜里开工的。哎,如果自己能快快长大、并且有办法在夜里工作就好了。沙威对着星星祈祷。


“这时突然有一颗星星落了下来,穿过窗杆,变成一个带翅膀的小人*停在沙威面前:‘我是星星的精灵,我听到了你的祈祷,你是个纯粹正直的好孩子,我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吧。’


“小精灵拿出一条深蓝色的缎带递给沙威,缎带上有用金线绣成小星星图案的饰边。


“‘只要系上这条缎带,你就能立刻长大,就可以去镇子那头的工厂打工了。不过你要记住,缎带的魔法只在星星在天上时有效,所以你一定要在太阳出来之前回来。’


“沙威系上缎带,立刻变成了十六岁的少年模样,有着高大强健的体格和长长的金发----缎带就束在长发上行程一个马尾。变高大的沙威轻松翻过了孤儿院的围墙----因为孤儿院的围墙很高,院长觉得不可能有孩子翻墙逃跑,大门又总有人守着,是以这里竟没有夜晚不许出门的规定----跑到了镇子那头的工厂。


“工头原不想收下沙威,因为沙威表示自己希望只在有星星的时候工作,太过古怪。幸好这时马德兰先生来了,他是工厂主,也是个很好心的人,表示愿意收下沙威。


“‘可是马德兰先生,照明费怎么算呢?’ 工头抗议道。


“‘我不需要蜡烛,也能干活。’沙威说。在星星的帮助下,沙威在夜里也能看清东西。


“就这样,沙威每天在星星出来的时候系上缎带、翻出孤儿院,跑到马德兰的工厂里做工,在星星隐没之前,跑回去。沙威学习的速度很快,加上天生的严谨,他工作的效率比其他人高很多,他又十分刻苦,可以一连赶上六个小时连口水也不喝,是以他很快就赚够了一百法郎。他把钱都存在马德兰先生那里,说好等赚够一百法郎一次性取出来。“天越来越冷,夜晚也越来越长,就在沙威赚够一百个法郎的夜里,他竟忘了时间,因为天还黑着,快要七点钟了才想起来要赶快回孤儿院里,他今天要给院长端水呢。


“沙威赶忙往回跑,和来视察的马德兰先生撞了个满怀。看沙威这么赶,马德兰想叫住他问问出了什么事、有没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帮上忙的,却只伸手拽掉了沙威的缎带。

“沙威跑回孤儿院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他没办法翻进去,而且院长已经发现他不见了,正在大发雷霆。沙威被关了紧闭。


“那天之后,马德兰先生变得越来越郁郁寡欢。一方面,他担心沙威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所以不再出现;另一方面,沙威存在自己这里的钱,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沉重,他总觉得自己没有付出足够的努力寻找沙威,是以好像抢劫了这个孩子一百法郎似得。他开始逢人便说:‘我欠着那个孩子一百法郎的钱呢。’


“这件事在整个镇子上传开了。沙威在马德兰的工厂里并没有报上姓名,所以唯一的线索只有那条缎带和缎带扎起的金色马尾。许多人都想要着一百法郎,纷纷跑到马德兰先生那里去,可无论谁用这条缎带扎起马尾,都没有沙威好看。”


“孤儿院院长也想要这笔钱,他选了个身量样貌和传闻里差不多的男孩送到马德兰先生那里去,这个孩子被退回来了,可却让一直关在孤儿院里的沙威知道了马德兰先生的近况。


“‘那先生看上去难过极了。’


“沙威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哪怕冒着真实年龄被拆穿、再也不能打工、一辈子待在孤儿院的危险,他也要去找马德兰先生表明身份,不是为了那一百法郎,是为了让马德兰先生免于痛苦。


“沙威现在只负责劈柴。劈柴在后院进行,那里的围墙有一块砖松动了。沙威每次干活时就和他的朋友用石片和木板一点点撬。孤儿院的人都觉得沙威不会有朋友,谁知道他们派来监视沙威的恰恰是他的朋友。撬完后,他们会把劈好木板堆在墙边做掩饰。


“几天后,墙终于撬出了一个足够小孩子钻过去的洞。


“沙威跑去找马德兰,他把一切都说了,马德兰先生当然不相信什么魔法,但是沙威纯洁无垢的大眼睛打动了他,于是鬼使神差的,他同意沙威试试。
“沙威系上缎带,立刻变成了马德兰先生认识的那个美少年。


“‘先生,我得回去了,我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偷偷跑出来的,他被发现了的话会受罚的。我来不是为了找你要钱,这钱是我非法打工弄来的,我不该要,我来只是不想看你这么痛苦,你什么都没做错。’


“‘你说的孤儿院是怎么回事?’


“原来马德兰先生竟然是孤儿院最大的赞助人。他之前一点也不知道孤儿院院长虐待儿童的事。马德兰先生撤换了孤儿院的管理人员,并且以后每个星期都到孤儿院去看一看,至于沙威的欠款,自然也是一笔勾销了。他赚来一百法郎,马德兰先生坚持要给他,因为在魔法的帮助下,他工作的时候‘确实有十六岁‘’。


“面对突然到手的一笔巨款,沙威不知所措。


“‘你干嘛不去读书呢?’马德兰先生建议到。


“后来,沙威在马德兰先生的赞助下,读了会计,毕业后,成了马德兰先生的好帮手。”


冉阿让写的睡前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从故事中途,珂赛特就一直盯着自己的发带看,于是侦查员沙威决定续上一段:


“魔法发带后来被好好地收在一个小盒子里,无论是马德兰先生还是会计员沙威,偶尔看见它的时候还能回想起这段故事。但是,暂时没有人再需要它了。“这个故事很精彩,有魔法,有精灵,有善举,尽管有些不够合理。因此,让我们说,它的结局应该回到正轨。”侦察员沙威轻轻吐出这些话。“所以书记员沙威扎的发带和侦察员沙威头上的一样普通不过。”**



*.星星精灵:夏布耶(役)

**.这一段是 @花鸟莫深愁 大大写的


…...

.......

.......

至于后来,冉阿让送给沙威的第一份礼物、有着相同图案的蓝色缎带,会不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被拿出来却又没有收好、被想要变成大人的珂赛特看见、勾起她对与魔法缎带这个故事的回忆,我们不得而已。


土伦海军博物馆一日游!

然而当年的监狱不是为海军基地扩建被拆掉就是在二战中被炸毁了……并没有看到鲨一见误终身的地方(伤心)

苦役犯生活展示区并没有英语讲解,一句法语都不懂的人只能瞎猜,有得猜不出来——比如那个貌似是椰子核、表面和内部都有雕刻的东西。

苦役犯的红衣服是毛料的(竟然还是双色设计),帽子是毛线的,冬天冷不冷不知道,夏天会热是一定的(有犯人中暑吗)

犯人睡的是大通铺,一个房间好多人,睡觉时脚镣要锁在床上,还有午休……说起来法国的犯人在监狱里干活还有工资拿……不太懂法国监狱的设计想法……

1785年土伦还没有监狱,所以犯人都住在条件恶劣的船上(鲨鲨(ಥ_ಥ)),后来建好可监狱却用作缆绳仓库(……),1815年才重新用作监狱(让叔错过了住在地上的机会,除了重新被捕的时候)。一楼是守卫,二楼是犯人,地下是厨房,还有教堂(有没有人用这些写valvert啊!)

博物馆里还有一把1830s的手枪,和之前看过的好沉的模型同款,看上去不能连发,难怪小警察主要用警棍

以及土伦好多喷泉。有没有人写梗啊!拉着幼鲨看喷泉(强行放假)的夏导,不小心掉海里的幼鲨(……),听着楼上让叔的脚步声浮想联翩的鲨

爽朗的沙威

凡是认识这个心地正直、  爽朗  诚挚、  耿介  严肃、  凶猛的人的,都能一眼看出沙威刚从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里出来。

爽朗?!

(脑洞)侦查员先生很忙

由小警察的遗书几乎是封工作建议信想到,如果小警察寿终正寝的话:

侦查员先生抓紧时间给属下交代未办完的案子:证据、疑点、自己的思路……

这时候有个老伯过来,表示想见侦查员先生最后一面。最后一面,属下:“侦查员先生很忙,侦查员先生正在死亡”,拒绝了。

激情摸鲨

同人的同人(原文见: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0144&highlight=V%2FJ)

小珂:“pap,给我讲睡前故事吗”
鲨:“让你dad给你讲去”
小珂:“dad让你讲的,他说他也想听”
鲨:(瞪)

1978悲惨世界电影版观后感(舔鲨向)

这只鲨,身高腿长有腰线、声娇体软易推倒,步态威严、气质优雅,超脱淡然,仿佛法律的化身不带感情、的平等的俯瞰终生。

总结:帅,超级帅; 苏,超级苏。

唯一一次失态是逮捕马德兰市长的时候,得意得笑了出来,还开着市长先生的玩笑。

阿让:我知道你来做什么……
沙威:那就别逃跑。
阿让试图去和芳汀说话
沙威:给我过来!
阿让:侦查员……
沙威:现在你该叫我侦查员先生了!
阿让:你能不能……
沙威:大点声,大声点,和我说话必须大声(在土伦你就叫人家大声和你说话,鲨:让你当初在办公室大声凶我)
(大家来看图一图二鲨这得意的小表情,声音都高了八度,语调和唱歌一样)

接下来是槽点

扮做普通人听ABC.演讲,想要找出他们的头,阿让就从他身边过,12秒后(数了)才反应过来那是阿让(侦查员先生你这反射弧不行啊),赶快追过去,结果被路过的一群自己人(警员?)撞到跟丢了23333

赶紧抓住一旁的伽弗洛什

鲨:你看到那个老人和姑娘了吗
伽弗洛什:我不和陌生人说话
鲨:我是一级警探沙威,回答我!(暗探先生,你这么暴露自己真的好吗,为了逮阿让什么都不顾了啊)

于是街垒的时候

伽弗洛什:我知道他是谁,他是沙威,一级侦查员,还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看,乱说话,现世报。

然后就被两个人按倒了,侦查员先生,你这武力值不行啊23333(鲨:你以为谁都是怪力老伯吗!)

然后就遇到来捞女婿的阿让,被阿让拽到了街垒后巷。

鲨:复仇吧,我等着呢,一把刀,多适合你
阿让:转过去!
鲨,一脸委屈,然后就乖乖转身了!

侦查员先生wwwww我还以为你要表示自己要直面死亡呢!这是因为知道无法反抗,所以干脆在最后亲自证明阿让不过是个坏坏的苦役犯吗!

街垒被攻破了,沙威带人追到下水道,在下水道出口,他追到了冉阿让。

“你为什么放过了我?”
“因为我别无选择。过去,有个人,把我的灵魂赎给了上帝。”
“根本没有什么上帝,只有法律,只有罪人和无辜的人,你也不例外。”沙威的声音在颤抖,这话与其说是说给阿让,不如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你应该杀了我。”
沙威举起了枪:“转过身去。”
冉阿让绝望的转过身、伏在墙上,然而他等了很久,预料中的枪声也没有来,他转过身,沙威已经不在。
“沙威!”冉阿让大声的喊。没有回答,于是冉阿让离开了。殊不知沙威就藏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内心不能自己。

第二天,沙威来到河边,他盯着河看了好久,期间身形甚至向后撤过,他是单纯的在思考法律与正义的问题,还是也曾害怕过河底的寒冷?无论如何,最终他下定决心,跳了下去。

故事在珂赛特的婚礼后戛然而止。画面定格在冉阿让走出教堂的墓地,私信觉得也许鲨就葬在这里,除了来参加女儿的婚礼,他也有看看鲨的私心。毕竟当年他说过“自己总有一天要杀了鲨”。

1978,悲惨世界

我再也不说鲨的抱臂姿势奇怪了,果然还是看人的,78鲨的抱臂姿势好有气质,好帅,我能看一年(天天在巡逻路线蹲点因为形迹可疑被逮捕)

最后一张被市长吼的鲨表情好萌(鲨:我什么都没做错市长先生竟然凶我(委屈)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