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土伦海军博物馆一日游!

然而当年的监狱不是为海军基地扩建被拆掉就是在二战中被炸毁了……并没有看到鲨一见误终身的地方(伤心)

苦役犯生活展示区并没有英语讲解,一句法语都不懂的人只能瞎猜,有得猜不出来——比如那个貌似是椰子核、表面和内部都有雕刻的东西。

苦役犯的红衣服是毛料的(竟然还是双色设计),帽子是毛线的,冬天冷不冷不知道,夏天会热是一定的(有犯人中暑吗)

犯人睡的是大通铺,一个房间好多人,睡觉时脚镣要锁在床上,还有午休……说起来法国的犯人在监狱里干活还有工资拿……不太懂法国监狱的设计想法……

1785年土伦还没有监狱,所以犯人都住在条件恶劣的船上(鲨鲨(ಥ_ಥ)),后来建好可监狱却用作缆绳仓库(……),1815年才重新用作监狱(让叔错过了住在地上的机会,除了重新被捕的时候)。一楼是守卫,二楼是犯人,地下是厨房,还有教堂(有没有人用这些写valvert啊!)

博物馆里还有一把1830s的手枪,和之前看过的好沉的模型同款,看上去不能连发,难怪小警察主要用警棍

以及土伦好多喷泉。有没有人写梗啊!拉着幼鲨看喷泉(强行放假)的夏导,不小心掉海里的幼鲨(……),听着楼上让叔的脚步声浮想联翩的鲨

爽朗的沙威

凡是认识这个心地正直、  爽朗  诚挚、  耿介  严肃、  凶猛的人的,都能一眼看出沙威刚从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里出来。

爽朗?!

(脑洞)侦查员先生很忙

由小警察的遗书几乎是封工作建议信想到,如果小警察寿终正寝的话:

侦查员先生抓紧时间给属下交代未办完的案子:证据、疑点、自己的思路……

这时候有个老伯过来,表示想见侦查员先生最后一面。最后一面,属下:“侦查员先生很忙,侦查员先生正在死亡”,拒绝了。

激情摸鲨

同人的同人(原文见: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0144&highlight=V%2FJ)

小珂:“pap,给我讲睡前故事吗”
鲨:“让你dad给你讲去”
小珂:“dad让你讲的,他说他也想听”
鲨:(瞪)

汤上有人说这张像家庭照(完全同意)


1978悲惨世界电影版观后感(舔鲨向)

这只鲨,身高腿长有腰线、声娇体软易推倒,步态威严、气质优雅,超脱淡然,仿佛法律的化身不带感情、的平等的俯瞰终生。

总结:帅,超级帅; 苏,超级苏。

唯一一次失态是逮捕马德兰市长的时候,得意得笑了出来,还开着市长先生的玩笑。

阿让:我知道你来做什么……
沙威:那就别逃跑。
阿让试图去和芳汀说话
沙威:给我过来!
阿让:侦查员……
沙威:现在你该叫我侦查员先生了!
阿让:你能不能……
沙威:大点声,大声点,和我说话必须大声(在土伦你就叫人家大声和你说话,鲨:让你当初在办公室大声凶我)
(大家来看图一图二鲨这得意的小表情,声音都高了八度,语调和唱歌一样)

接下来是槽点

扮做普通人听ABC.演讲,想要找出他们的头,阿让就从他身边过,12秒后(数了)才反应过来那是阿让(侦查员先生你这反射弧不行啊),赶快追过去,结果被路过的一群自己人(警员?)撞到跟丢了23333

赶紧抓住一旁的伽弗洛什

鲨:你看到那个老人和姑娘了吗
伽弗洛什:我不和陌生人说话
鲨:我是一级警探沙威,回答我!(暗探先生,你这么暴露自己真的好吗,为了逮阿让什么都不顾了啊)

于是街垒的时候

伽弗洛什:我知道他是谁,他是沙威,一级侦查员,还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看,乱说话,现世报。

然后就被两个人按倒了,侦查员先生,你这武力值不行啊23333(鲨:你以为谁都是怪力老伯吗!)

然后就遇到来捞女婿的阿让,被阿让拽到了街垒后巷。

鲨:复仇吧,我等着呢,一把刀,多适合你
阿让:转过去!
鲨,一脸委屈,然后就乖乖转身了!

侦查员先生wwwww我还以为你要表示自己要直面死亡呢!这是因为知道无法反抗,所以干脆在最后亲自证明阿让不过是个坏坏的苦役犯吗!

街垒被攻破了,沙威带人追到下水道,在下水道出口,他追到了冉阿让。

“你为什么放过了我?”
“因为我别无选择。过去,有个人,把我的灵魂赎给了上帝。”
“根本没有什么上帝,只有法律,只有罪人和无辜的人,你也不例外。”沙威的声音在颤抖,这话与其说是说给阿让,不如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你应该杀了我。”
沙威举起了枪:“转过身去。”
冉阿让绝望的转过身、伏在墙上,然而他等了很久,预料中的枪声也没有来,他转过身,沙威已经不在。
“沙威!”冉阿让大声的喊。没有回答,于是冉阿让离开了。殊不知沙威就藏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内心不能自己。

第二天,沙威来到河边,他盯着河看了好久,期间身形甚至向后撤过,他是单纯的在思考法律与正义的问题,还是也曾害怕过河底的寒冷?无论如何,最终他下定决心,跳了下去。

故事在珂赛特的婚礼后戛然而止。画面定格在冉阿让走出教堂的墓地,私信觉得也许鲨就葬在这里,除了来参加女儿的婚礼,他也有看看鲨的私心。毕竟当年他说过“自己总有一天要杀了鲨”。

1978,悲惨世界

我再也不说鲨的抱臂姿势奇怪了,果然还是看人的,78鲨的抱臂姿势好有气质,好帅,我能看一年(天天在巡逻路线蹲点因为形迹可疑被逮捕)

最后一张被市长吼的鲨表情好萌(鲨:我什么都没做错市长先生竟然凶我(委屈)QAQ)

1978版我觉得小警察特别可爱的一个地方。


被阿让喷了口水,赶紧把公文往回收(防止弄脏),让叔走了后小心翼翼把公文展平(怎么能把公文弄皱呢)


以及78鲨竟然戴戒指!还是戴婚戒的手指!不过也可能只是随便戴的,但是小警察竟然会给自己买饰品吗,不是婚戒的话大概是夏导送的之类的吧

转个汤。


冤冤相报何时了,法律与职责:你也有今天!

转发个推。


感觉逻辑好自洽,而且更虐了。


这就是跳河那天为啥没有等的真相吗(脑补阿让:等、等一下,其实当市长的时候我......!)